我的奇葩炒股经历 本金与股票全归零

寒石(宁波)

炒股炒到资金、股票双双归零,这样的事恐非一般人能做到。

说来有意思,每当有股友问我这波牛市赚了多少,我说涨再多都跟我没关系,“早洗手上岸了”,没人信。我耐心解释:2007年沪市之巅入的市,遭遇一个漫长的熊市,把本金炒没了,又没有信心注入新的资金,“可不是归零了呗”。问的人更不信了,道,怎么可能?没本金至少还有股票吧?怎么会归零呢?

也难怪股友不信。炒股炒股,手头有股才有得炒。可事实上,眼下我账户里的本金与股票真的几乎可以忽略,说归零一点儿都不为过。

那么,我是如何“做到”这一点的呢?

2007年,沪市突破6000点高位,在全民炒股与单位同事影响下,我没能把持住,也稀里糊涂成为股市一员。我入市的第一笔资金— 也是迄今唯一一笔— 不多,3.6万,是那些年写稿辛苦攒下的稿费,也算是私房钱。原本想攒到一定时候购辆自驾车,转投股市的如意算盘是想把这一过程提前,也许要不了一年。

跟几乎所有新股民一样,我也热衷于短炒,觉得那样挣得快,天天操作,天天变现,痛快。我买的第一只股是水泥股尖峰集团(600668,股吧),头天买进,第二天涨停,第三天上午高开没出手,下午回落时卖了。一算,前后三天有百分之十三的利润,挺不错。

牛市大盘最典型的走势是板块轮动。金融、有色、煤炭、石油和钢铁是当时公认的五朵金花,那时我没事就盯着这五个板块,看哪个拉升、哪个回调,判断哪个低位徘徊,哪个将蠢蠢欲动。这天近尾市,钢铁股横盘了多半天后突然拉起,我赶忙出手,追高买了3000股华凌钢铁,当天如愿涨停,第二天一度涨停,报收涨七点多。见走势迅猛,我没抛,感觉还有上涨空间。结果第三天直接低开,之后一直低位盘整。眼见大盘走出摧枯拉朽气势,自己的股票却如此衰,我没控制住,抛了。

头两次操作,实现近两成的收益,算不错了。事实上,这是我入市后仅有的两次正收益。之后随着大盘的逐日下滑,我的每次操作几乎都陷入追高、被套、割肉,追高、被套、割肉的怪圈。有的股,持有时跌跌不休,刚割肉,它就大涨,再追进结果再度被套。有的股,小赚一笔,觉得没后戏了,结果你一抛人家就开启大行情模式,让人徒呼奈何。有的股,暗潜利好,貌似必涨,你一出手却不涨反跌。

2011年,我账户资金已净损百分之五十多。这段时间,曾经买到一个好股,连续一周涨停,股价从12元多直蹿到20元出头。有意思的是,逮到这个好股的主要原因竟是我要出差一周。考虑到出门在外一般不会操作,想应该找个有潜在利好的热门股拿着,看看出差回来股价如何。那年最热门的无疑是稀土股,我挑了个盘子相对较小的太原刚玉(000795,股吧)捂着。结果,周五买入,隔周后的周一上午,我出差回来打开电脑,呈现眼前的是连续6根满头满脑大红柱,股价暴涨到20元出头。这天下午涨停打开后勉强收红,周二低开我直接抛掉,抛售价为18.45元,正好赚50%。

有了这次经历,按理说我应该总结经验,改掉天天看盘天天操作的坏习惯。但是没有。人的劣根性常常让我控制不住手痒,那种面对数字键(而不是真金现钞)的无来由的自信,让我在折损的泥沼里越陷越深。至2013年底,我的账户连股带钱仅剩千余元,在经历股市“七年之痒”之后,成为一个彻底的“上岸者”。

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。我写这些经历目的并非仅仅提示风险,而是想说,并非所有人都适合炒股。像我这样缺乏自律能力的人,还是不涉入为好。

股票怎么玩,怎么样玩股票,玩股票怎么开户 - 网上最齐全的股票怎么玩 !版权所有,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!本文固定链接
喜欢 ()or分享